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欢迎访问 黑龙江省人民政府参事室
文史研究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文史研究

黑龙江作家贾宏图追忆陈忠实
信息来源:黑龙江广播电视报...  作者:王静  发表时间:2016-05-24


    2016年4月29日,著名作家陈忠实病逝,享年73岁,中国痛失一位文坛巨匠。其代表作鸿篇史诗小说《白鹿原》,是整个华语文学的瑰宝,除了文学文本以外,这部小说多次被改编为电影、电视剧、话剧、秦腔等,被教育部列入“大学生必读”系列,影响至深,1997年,陈忠实凭借这部小说获得茅盾文学奖。

    噩耗传来,举国皆悲,陕西省作协在办公地点连续五天设灵堂,供各界人士悼念,已有8000余群众自发前来。而朋友圈刷屏的除了怀念,还有逝者生前的一句话:“此生不求著作等身,只希望写出一两部死后可以垫棺做枕的书,不求对世界有什么影响,只希望能对得起自己热爱文学的这大半生。” 如今,《白鹿原》可以担当起这个愿望。一个原本籍籍无名的陕北小村庄,因为这部鸿篇巨制而得以永生。


                   陈忠实像                     陈忠实的代表作:长篇小说《白鹿原》

    

    陈忠实出生于农耕家庭,初中时迷上赵树理的小说,并开始文学创作。高考落榜之后,陈忠实回家务农,成为“读书无用论”最好的例证。可是他却没有因此放弃文学创作,他给自己定下了一条规程,自学4年,练习基本功,争取4年后发表第一篇作品,就算在“我的大学”领到毕业证了。当然在农村,一个人的作家梦是很容易遭到嘲讽和打击的。为了避免这些麻烦,他的创作是秘密进行的,甚至连父亲都不知道。与一般不搞文学的人绝口不谈文学创作的事,每被问及,只是淡然回避,或转移话题。两年后,西安晚报发表了陈忠实的《夜过流沙沟》,陈忠实提前“毕业”。

    曾任黑龙江省作家协会主席的著名作家贾宏图,最近又找出了陈忠实送他的那本亲笔签名的《白鹿原》,重温巨著,依然非常震撼。“确实有一种震撼力,是一个民族的历史心灵史。我们民族的一个家族、一个地域文化的发展都在他笔下栩栩如生,而且写得非常深刻。陈忠实是现在中国文学的一个高峰。习主席不是说我们要出高峰、要出精品嘛!应该说他的《白鹿原》是中国当代文学很有世界影响的、有里程碑意义的作品。”对于故去的文学大师,贾宏图由衷地敬佩。

    贾宏图和陈忠实见面最多的时候是在中国作协开会的时候。“那时陈忠实是中国作协的副主席,我是全会委员,大概有5年的时间,每年开全会的时候我们都能见面。”陈忠实话不多,但对人很朴实很热情,代表们抢着跟他照相,他都来者不拒。贾宏图说陈忠实给人印象最深的就是他那满脸沟壑似的皱纹,陕北口音很重,总是手不离烟。“他抽的那个雪茄都是劣等雪茄,闻着很呛人”。事实上,吸烟最终也导致了陈忠实的“英年早逝”。陈忠实身边的朋友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回忆说:“2013年体检结束后,医院打电话让陈忠实去复查,说他的肺部有个阴影,需要确诊,陈忠实不去,说抽烟的人肺都有问题。”两年后,陈忠实罹患舌癌,又错过了最佳的手术时间,治疗一年后辞世。在生命最后的时刻,陈忠实的记忆力严重减退,说不清楚话,体重从140斤降到82斤,两次吐血,但他依然与病魔顽强地斗争,既眷恋生命,也无惧死神。

    贾宏图说,他们还有两次交往是比较近距离的。一次是1994年的12月份,炎黄杯当代文学奖颁奖大会在人民大会堂召开,由《当代》杂志评选19851993年在这个刊物上发表的好作品。“我1989年发表的一篇报告文学《解冻》是写黑龙江边境对俄开放的。这次陈忠实也有中篇小说获奖。”获奖之后,作家们一起吃饭,王蒙等中国比较有影响的作家都在场,大家一起合影聊天,但是贾宏图却没有跟陈忠实有深度交流,“当时我觉得我是个报告文学作家,虽然和陈忠实年龄相差不是很大,但是我对老陈有敬仰之情,看他是黄土高原那种文学高地走下的一个文学之神。他那种独特的相貌和独特的语音使我有一种敬畏之感。”第一次近距离接触给贾宏图的印象是,虽然别人看陈忠实很高大,但是他自己却完全没有架子,他并不直接谈文学,但却能让你感受到他对文学的执着和对人的诚恳。2015年,陈忠实多年的好友、评论家邢小利创作出版了《陈忠实传》,陈忠实看过后的评语是:“没有胡吹,我很赞赏。”

    再次见面是2006年。当年中国作家报告文学学会评选“改革开放30年报告文学优秀作品”,贾宏图的1篇作品入选30篇获奖作品。当时这个会是在西安开的,陈忠实作为陕西省作家协会的主席,以会议领导者身份出席会议,而贾宏图曾是黑龙江省作协主席,这次两人聊得比较多,贾宏图还力邀他来黑龙江转转。“我说你别总站在黄土高原上,你到北大荒看看吧!我们北大荒非常广阔,我们那的冰雪节、冰灯啊都非常好,欢迎你来。当时忠实笑了,说虽然西边也冷但东北更冷,我这一到冬天怕冷啊!将来有机会我再去吧!”那次接触,贾宏图开始有点担心陈忠实的健康问题,感觉他虽然说话声音很强悍,但是面容憔悴,脸色不是很好。

    看上去有点“土气”的陈忠实有时候也非常俏皮,他通过另一位北大荒作家给贾宏图捎来一个条幅,上面是他苍劲漂亮的题字,内容非常有趣:“曾因醉酒鞭名马,生怕情多累美人。”现在想起来忠实和我一个并不是那么熟悉的朋友,有这么深厚的情意,我很感动,忠实,我们永远想念你。”

    接触中贾宏图最感动的是陈忠实对土地的那份深情,和对这片土地上生长着的人民的那份深情。贾宏图谦虚地说:“陈忠实是人民的作家,他的笔下出现的劳动人民的群像和整个农村历史变革是史诗般的,是留给我们民族的历史。热爱自己脚下这片土地、一生为脚下这片土地立传。这是一个伟大作家最应该做的事情。我们虽然从事文学创作时间很长,我们也深深爱着我们脚下的这片土地。但是陈忠实的那种深入生活的韧劲,我们自愧不如,我们没能像他那样,写出一部死的时候可以垫在棺材里当枕头的书。”


(文中人物贾宏图为黑龙江省文史研究馆馆员)

                     


栏目总览

室馆简介

更多>>

名誉馆长:谭方之
党组书记、主任(馆长):王建国
党组成员、副主任(副馆长):缪文辉

联系我们 | 网站概述 | 网站地图 | 使用帮助

版权所有:黑龙江省人民政府参事室(黑龙江省文史研究馆)
ICP备案编号:黑ICP备07005472号
地址:黑龙江省哈尔滨市南岗区红军街77号 邮编:150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