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史研究

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欢迎访问 黑龙江省人民政府参事室
文史研究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文史研究

邓天红:流人文化
信息来源:综合业务处采集  作者:  发表时间:2016-04-05

○邓天红

    流人文化是黑龙江省学者李兴盛早年在谢国桢(刚主)教授鼓励与支持下,并在谢教授的流人史研究基础上,历时30余年的研究与探索而创建的一种新的史学分科与体系。

    世界各国都曾产生过流人这种社会群体及其流放这种社会现象,而且流人中名人众多。在国外,如列宁与拿破仑一世就是这类流人的典型。缔造苏维埃政权的杰出革命家列宁,曾被沙皇政府流放至西伯利亚,在那里播下了革命火种。建立法兰西第一帝国、在欧洲战场上叱咤风云的一世之雄拿破仑,曾两次被流放海岛,并最终凄凉地死在圣赫勒那岛,结束了威武荣耀的一生。即以我国东北而论,如宋徽、钦二帝,洪皓、吴激、吴兆骞、丁澎、陈梦雷等同样名闻史册。此外,还有更多名不见经传的大量普通流人。

    这些来自全国各地的流人,或家破人亡,单车出塞,或背井离乡,全家远戍,带着身体上的鞭痕,心灵上的创伤,万里迢迢地来到这举目无亲、榛莽未辟的荒凉塞外,像任人宰割的牛羊一样,作为奴隶与犯人,被强制地在穷山恶水、莽原荒野的大片土地上胼手胝足,世代惨淡经营。他们及其子孙,泪洒苍天,血沃荒原,为祖国边疆的开发与保卫,民族的团结与融合,以中原文化为主体的流人文化的创建与传播,都作出了巨大的贡献。伴随着这种光辉的业绩,广大流人也体现出了自强不息惨淡经营的奋斗精神,筚路蓝缕以启山林的创业精神,关心国事反抗侵略的爱国精神。

    边风吹客泪,塞月照孤魂。他们的绝大多数,却永戍不返,葬身异域。不仅其行实事迹,甚至其姓名,也随着斜阳蔓草,荡为冷雾寒烟,而湮没无传。更为遗憾的是,他们往往被学人视为罪犯而受到冷遇。可以这样说,我国严格意义上的流人史综合整体研究之作始于谢国桢教授1948年出版的《清初流人开发东北史》。尽管此前有些研究也涉及到这一问题,但都是个案或专题研究,尚未成体系。而在主观上真正有意识地对流人作综合整体研究的第一人是谢国桢教授。李兴盛正是在谢教授启迪、鼓励、支持之下,为了弘扬我国历代流人的光辉业绩及其三种精神,为了传承与弘扬谢教授开创的流人史这种新学科,自1980年起就致力于这种研究,并对我国历代流人这种社会群众、流放这种社会现象,作了全方位、多层次、系统化的研究,于1990年出版我国第一部区域性流人通史《东北流人史》,1995年出版了我国全国流人通史《中国流人史》,从而结束了我国流人研究从来没有通史之作的局面。

    1997年4月19日在香港珠海书院的一次学术研讨会中,李兴盛又首次向我国学术界提出了流人文化这一新的名称、概念与命题(这一命题的提出得益于台湾中央研究院史语所朱鸿林教授的启发),并作了初步的理论探讨。2000年,在多年理论化探讨的基础上,出版了《中国流人史与流人文化概论》(收入其《中国流人史与流人文化论集》上编),从而结束了我国流人研究从来没有理论支持的局面(上面三部专著分别由我国著名学者罗继祖、钱仲联、来新夏三位教授作序)。

    总之,李兴盛在历时30余年的流人研究中,对我国历代流人及其流放这种社会群体与社会现象,作了许多独辟蹊径、史论结合的探讨与诠释。

一、关于流人

    首先,他指出任何一个地区从人口成分上看,只能分为固有的土著民族人士与流寓的客籍民族人士。该地的开发史也就是这两种人士的共同开发史。而流人,与流民、移民一样,也是客籍流寓人士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我国“流人”一词产生于先秦时期,当时有两种含义。一种指流亡于乡里以外之人,即因天灾人祸(如水旱灾、战争或地主阶级对土地的兼并)等原因,失去土地无以为生或受灾害遭遇战乱的农民,从故乡逃亡到其他各地,这种人当时称之为流人。另一种指“有罪见流徙”者,即被统治阶级强制迁徙,亦即流放或贬逐之人。后至汉代时又产生了专门指代流亡于乡里以外之人的“流民”(如清代与民初从山东、直隶“闯关东”的大量农民)一词,而且越往后代,流人与流民这种含义的分工越为明显,至明清时,流人基本上已成为称呼流放贬逐者之专有名称,而流亡于乡里以外之人则被固定地称为流民。基于此,同时为了研究上的方便,他本人近30年的流人史、流人文化研究,采取了后一种含义的说法(即强制迁徙之说)。

    第二种含义之流人一语出《庄子》徐无鬼篇:“子不闻夫越之流人乎?去国数日,见其所知而喜。”唐代学者陆德明《释文》道:“流人,有罪见流徙者也。”即谓流人是因犯罪而被强制迁徙,亦即流放、贬逐之人。这一解释一直为后代封建统治者所认同与沿用。其实,这种说法,虽然有一定的道理,但并不全面。因为流人中固然有形形色色的刑事犯罪人员,但也有大批无罪之人。如宋金战争中,因“靖康之难”而被金兵掳至东北的20余万人员中,绝大多数是和平居民、无辜百姓,他们因金军“吊民伐罪”、北宋灭亡而被掳至东北,是金代流人的重要组成部分,他们的被流放何罪之有?又如林则徐、邓廷桢之流放新疆,是因抗英受到投降派诬陷之结果,又何罪之有?因此我们应该根据唯物史观对流人作出新的解释。那么,究竟什么是流人,他在几部论著中陆续作了几次修订,目的是使之更科学、准确、全面与缜密。简单来讲,流人就是统治阶级认为有罪而被强制迁徙(即流放或贬逐)之人(历代统治阶级认为有罪,不等于确实有罪,从唯物史观出发,应作一分为二的分析,也许有罪,也许无罪)。这种流人是人类社会发展到原始社会后期部落联盟时代,伴随着战争的产生,人口的掳掠而出现的一种特殊的社会群体与社会现象。在阶级社会中,又是阶级斗争与阶级专政的产物,并伴随着流刑的产生、发展而愈趋制度化。

    至于什么是中国流人?他认为:中国流人就是指历代在我国疆域上或我国藩属国领土上被我国政权所流放的各种类型的流人而言。这一定义指明了我国流人的两大类型。首先,就绝大部分流人来讲,是流放在我国疆土上之人。由于疆域是一个历史的概念,不同历史时期的疆域往往是有变化的,因此,这里我们所说的我国疆域是指历史上凡是曾经隶属过我国政区的领土而言。基于此,汉代设的日南、九真、比景(一作北景)等郡及明代设的交趾省辖境,虽然今日已部分或全部隶属于越南,汉代设的玄菟、乐浪等郡辖境,虽然今日已部分或全部隶属于朝鲜,清代设的乌里雅苏台今日虽然隶属于蒙古人民共和国,清代黑龙江以北、乌苏里江以东100余万平方公里的土地,以及巴尔喀什湖以东、以南和斋桑淖尔南北40余万平方公里的土地,虽已为沙俄强行割占,但是在这些土地上曾经被我国历代政府流放过的流人,均可称为中国流人,因为这些土地在历史上曾被我国政府所设的行政机构管辖过。其次,就极少数流人来讲,是被流放在我国从来没有设立行政机构的藩属国领土上之人。这里的藩属国指越南、朝鲜等国而言。考我国历代政府在这些藩属国的部分土地上曾设立过行政机构,如上文言及的在越南曾设日南、比景等郡,在朝鲜设立玄菟、乐浪等郡,流放在这些地区的流人,已列入上一类之中。但我国政府在这些藩属国并未设有行政机构的领土上也曾流放有我国流人。如元代时徽政院使罗源因事流放耽罗(今南朝鲜济州岛),魏王阿木哥等流放高丽大青岛。明初,在元末农民大起义中割据江浙与四川的陈友谅之子陈理与明玉珍之子明升及其家属等,均曾被明廷流放耽罗等。此外,我国流人中还存在一些被我国政府流放在我国领土上的外国籍的流人,如被明政权流放云南的日本籍僧人天祥、机先、大用、演此宗、镜中照上人,高丽籍的郑总、尹彝,被清政权流放黑龙江的安南籍范如松等。

二、关于流人史

    流人史是以历代的流人为研究对象的一种历史分支学科,也就是研究与阐述流人这一个体与社会群体产生(即流放)、发展的历史及其历史作用规律的学科。而中国流人史则是研究阐述中国流人这一个体与社会群体产生(即流放)、发展及其历史作用规律的学科。

三、关于流人文化

    关于流人文化涉及到其定义、实质以及意义与作用诸问题。

    流人文化的定义

    根据李兴盛的研究,他认为流人文化是指流人这一社会群体所特有的文明现象的总和。也就是指历代流人在与自然、社会相互作用的各种关系中所创造与传播的一切知识(精神与物质)的总和。这种文化是汉民族中原文化与流人队伍中其他民族文化互相碰撞、交流、融合的产物,同时又是汉民族中原文化与边疆固有的少数民族文化互相碰撞、交流、融合的产物。即流人初至边疆时所持的汉民族中原文化在与多种少数民族文化碰撞、交流、融合后,陆续形成了流人文化。

    流人文化的实质

    由于流人队伍是以汉民族为主体的多民族人士的综合体,因此,流人文化则是以汉民族中原文化为主体的多民族文化的综合体,是汉民族中原文化与流人队伍中其他民族文化及边疆固有的少数民族文化相互碰撞、交流、融合之后的新质文化。这就是流人文化的实质。我们如果说流人传播了中原文化,正是从这种意义讲的。但由于流人文化已不是中原文化原有类型,因此我们不能把二者等同起来。

    研究流人文化的意义与作用

    (1)流人文化作为一种新的学术分科,不仅为我国流人学的创建奠定了雄厚的物质基础,而且为边疆(包括黑龙江)历史文化的研究开拓了新领域,填补了边疆历史文化研究的许多空白,从而成为边疆历史文化的一项重要组成部分。这是因为边疆是少数民族的故乡,少数民族文化相对落后于同一时期的中原文化,甚至有的民族连本民族的文字都没有,这样,其文化的表现形式主要是民族习俗及口头文学与歌舞等非物质文化,以文字书写的学术与文学著作等物质文化十分缺乏,而流人中的大量知识分子所创作的各种著述等正好填补了这种空白,从而使流人文化成为边疆(包括黑龙江)历史文化中一项不可或缺的重要组成部分。

    如李兴盛同友人曾挖掘出已失传三百余年的黑龙江现存第一部诗集《何陋居集》、第一部散文集《域外集》、第一部为山水作传命名的山水记《宁古塔山水记》,搜寻出黑龙江历史文化研究中久已不为人们所知的一些历史人物与事迹,如流人杨锡恒事迹及其所写的黑龙江第一首咏地震之诗,黑龙江第一部戏剧集作者程煐失传的轶闻逸事等,都填补了黑龙江历史文化研究的空白。

    (2)流人文化为今日边疆(包括黑龙江)新质文化的创建奠定了坚实的物质基础。因为文化的发展与创建具有传承关系,要创建今天的新质文化,必须在传承历史文化的基础上进行。而流人文化由于是边疆历史文化的一项重要组成部分,因此也成为创建边疆新质文化的一项重要物质基础。

    (3)流人文化资源的挖掘、抢救与开发、利用,既可以开发旅游新资源,又可以为文艺创作提供新素材,还可以提高流人所在地于海内外的知名度。如民族英雄郑成功之父郑芝龙父子多人于顺治年间曾被流放宁古塔(今海林市)三年,如果在郑芝龙父子流放或监押地立碑,设立旅游景点,这样既可以促进黑龙江省旅游业的发展,又可以因名人效应提高黑龙江省在海内外的知名度。又如清初流放宁古塔23年的江南才子吴兆骞之绝世才华、坎坷遭遇、突出业绩,完全可以成为影视作品与小说创作的亮点。

    (4)深入研究流人文化,是落实黑龙江省委与省政府建设边疆文化大省的2004年8号文件精神的一项重要举措。2004年省委颁发了建设边疆文化大省实施意见50条(即8号文件)。第21条指出:“注重对黑龙江流人文化、外来文化以及名人文化的研究……展现黑龙江流域文明特质,让人们更多地了解黑龙江的历史文化……”可见省政府对李兴盛开创的流人文化研究已经以文件的形式给予认同和肯定,也可见开展流人文化研究对弘扬黑龙江流域文明与建设黑龙江省边疆文化大省所具有的特殊作用。

    正因为流人文化是边疆(包括黑龙江)历史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是创建边疆今日新质文化的坚实基础,可以提高流人所在地在海内外的知名度,因此我们认为黑龙江省深入研究并利用这种流人文化具有特殊意义。

    目前全国许多省政府都出台了建设文化大省的文件与举措,为此都在利用与开发本省具有特色的历史文化资源,如海南岛以苏东坡遗迹为代表的流人文化在大规模地进行开发,清代初年东北另一重要流人聚集地辽宁的尚阳堡(在铁岭附近)当地政府也打出了开发尚阳堡流人文化的旗帜,黑龙江省牡丹江市委宣传部也拟将流人文化打造成该市的历史文化名片……基于此,黑龙江省更应利用好这一具有特色的流人文化,以促进边疆文化大省的建设。

    此外如流人的分类、中国流人史的分期、中国流刑的演变、流人的消极影响及如何看待流人的犯罪等,均有论述,限于篇幅,此处从略。

    总之,李兴盛30余年的流人研究已构成了一个比较系统、完整的体系,特别是其流人文化的提出与研究,开拓了边疆历史文化研究的新领域,为流人学这种新学科的真正创建成功,奠定了坚实基础,并已成为一种独具特色的新的史学分支学科,不仅黑龙江,而且在全国也已产生较大的反响。正是因此,来新夏教授以《流人学的脚步》为题撰文盛誉其流人研究。


    注:

    本文参考李兴盛之《东北流人史》、《中国流人史》及《中国流人史与流人文化论集》等专著相关部分。


(作者系哈尔滨师范大学社会与历史学院副教授)


栏目总览

室馆简介

更多>>

名誉馆长:谭方之
党组书记、主任(馆长):王建国
党组成员、副主任(副馆长):缪文辉

联系我们 | 网站概述 | 网站地图 | 使用帮助

Copyright 1996-2015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黑龙江省参事室
黑龙江省科技信息中心(中国龙网)制作维护 黑ICP备07501953号
技术支持电话:0451(51920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