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史研究

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欢迎访问 黑龙江省人民政府参事室
文史研究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文史研究

馆员田忠侠:书人琐语
信息来源:  作者:  发表时间:2015-05-15

黑龙江省文史研究馆馆员  田忠侠


  如今国外颇流行“书人”(Bookman)一词,包括著书、编书、卖书之人,独不含教书之人。在下乃书生一介,无大能为,寝食之外,教书为业,也读书,也著书,也编书,也审书,唯独不卖书,大约也可算个准“书人”吧!所以,一说到书,感触也多,也忧,也惑,也愤愤。所谓心气平和乃出文章,然而,面对图书现状,要平和也难。故而文不成章,随感以发,因名“琐语”,以示无足观也。


  如今这年头儿,什么人都可编书。不仅大学者受命可以编书,非学者可编书,略识之无者用剪刀加浆糊亦可编书。不仅如此,外行还可为内行编书,就连并未从事过某专业教学与研究者,竟也编起某专业教材来,居然也都得以出版,难怪读者疾呼“图书质量滑坡”,社会各界都在议论“教授太多了”,因为只要编了书,就能评上职称。鉴于乱编书,职称滥,致使“鱼目与明珠争辉,李鬼共教授一色。”结果是弄得许多人心理不平衡。


  世界三大宗教(佛教、基督教、伊斯兰教)之外,中国还有个道教。又所谓儒教云云,实在是不科学、不准确的说法而已,儒家学说并非宗教。不过,我却发现了一个别国所无而为中国人所独有的宗教:铅字拜物教——信书。此教由来已久,二千三百八十年前的伟大哲学家孟轲老先生就强烈反对过,然而无效,岂但不衰,于今尤烈。只要印成本本,即所谓“书”,就有人信,并且被称为“著作”,就算有了“业绩”。这大概就是佛教传入中国以后,何以又造出数以千计的佛经,而在它的发祥地印度早已衰微,却独盛于中国,并分出许多宗派的缘故罢!想当年,孟夫子就忿忿地告诫人们:“尽信书,则不如无书。吾于《武成》,取二三策而已矣。”(《孟子·尽心(下)》)当然,孟夫子所谓之书乃特指《尚书》,经典之作,他老先生竟持疑古态度,以为不可全信。然而,不幸的是,今人竟连什么文盲、半文盲、外行、挂名儿主编(按:当读作骗)的什么“书”——剪刀加浆糊的批量生产的综合产品,也被当作“著作”,成了晋升职称的主要依据了。而且,还有人颇以此为能。甚至某些报刊也帮着吹嘘,说某人“编”了多少“书”,因而就出了个编书大王,号称字以“亿”计的王同忆。他所主编的《语言大典》、《新现代汉语词典》,竟是抄袭剽窃、粗制滥造、不成词乃至不知所云的乌七八糟大杂烩而已。成为世界辞书史上空前绝后的假冒伪劣的极品。这种借编书以行骗的剽窃行为,终于被诉上法庭,遭到全国语言学界、辞书学界、出版界的声讨,成了过街老鼠、人人喊打的“新闻人物”。


  呜呼!追名逐利之徒何其可悲也!


  一部主编、副主编一大串的“编著”书稿,虽是自费出书,因其文理不通,草率粗疏,谬误百出,而被出版社退了下来,责令请人作语文加工。二十万字书稿,白白耗去我不舍昼夜的二周审读加工时间,才算交了稿,得以出版。然而,就是这样一些连统稿能力都不具备的所谓主编、副主编们,居然都凭此“著作”,堂而皇之地晋升了高级职称。那么,所谓“主编、副主编”云云,又值几何?这些“著作”又有多少学术价值,也就不言而喻了。


  国家新闻出版署为保证图书质量,对差错率做出具体规定,以敦促编校人员责任心的加强。各出版社也请专家审读鉴定已出版之图书,作为编校人员奖惩之依据,以达到国家新闻出版署关于图书质量的要求。笔者亦常常任此苦差。当前编校质量差,“无错不成书”,几乎成了许多编校人员的遁词。这在出版界几乎是带共性的“老大难”问题。


  这个“老大难”问题,许多却出自那些编书人的身上。有些人连起码的语法都不懂,时时出错也就无足多怪了。兹略举审读所见一二为例:


  “目睹”,这一状动结构,“目”是名词作状语,表工具;“睹”是动词,看见;以目所见,当然是自己亲眼所见。然而,书报中常见文理不通的“亲眼目睹”的用法,习焉不察,大有积非成是之概。又如“夜以继日”的成语,常被错用作“日以继夜”,令人莫名其妙。原出《孟子·离娄(下)》的这条成语,名词“夜”是介词“以”的前置宾语,即“以夜”,用夜晚来继续白天未竟的学习、工作,状人勤勉于事。那么,“日以继夜”即成:用白天来继续夜晚未竟之事。什么事呢?百思不得其解。又如“拙作”,本是作者自谦“拙劣之作”,当然只能用于自身,难道还可称别人的作品为“拙作”吗?然而,时见“我的拙作”,即现叠床架屋,重复已甚。“拙”字谦称,已涵自己,岂可再将代词“我”置于其上呢?倘以名词施于前则不忌,《儒林外史》第二十九回:“萧金铉道:‘是小弟拙作,要求先生指教。’”又如“下榻”一语,典出《后汉书·卷五三·徐穉传》,是说东汉豫章郡太守陈蕃不轻易接待宾客,唯郡中贤德之士徐穉来郡,则特设一榻,去则悬之。因以下榻为礼待嘉宾之词。而今,时见作者自称“下榻某宾馆”,岂不等于说:“我以贵宾之尊被宾馆礼敬而接待之”吗?又如“忍辱负重”、“忍辱负垢”之“辱”,是屈辱、污辱,偏重于心理、精神方面;而“重”是重压,沉重的负担;“垢”为污秽之物;“负”是背着、承受;如今一些作者却常写成“忍垢负辱”。但不知“垢”如何忍,“辱”又何以负呢?诸如此类,不胜枚举。


  究其实,还是我们的一些作者,亟须提高语言、文化素养。弄不懂的词、把握不准的意思,查一下辞书,或许就能少犯这类错误。


  如果我们的作者知识水平与语言驾驭能力提高了,书稿的质量自然就上去了。


栏目总览

室馆简介

更多>>

名誉馆长:谭方之
党组书记、主任(馆长):王建国
党组成员、副主任(副馆长):缪文辉

联系我们 | 网站概述 | 网站地图 | 使用帮助

Copyright 1996-2015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黑龙江省参事室
黑龙江省科技信息中心(中国龙网)制作维护 黑ICP备07501953号
技术支持电话:0451(51920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