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欢迎访问 黑龙江省人民政府参事室
建言献策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建言献策

参事丛坤:应以科学态度确定哈尔滨的城市纪元
信息来源:  作者:  发表时间:2015-12-17


   哈尔滨城市纪元问题说白了就是哈尔滨这座城市建于何时的问题。自20世纪90年代起,20年来围绕这一话题省内媒体曾组织过多次讨论。虽然,按哈尔滨市政府部门目前的说法,哈尔滨建于800年前,这似乎已成定论。但是,这种说法在省内历史学界广受质疑。作为国家级历史文化名城,如果城市纪元确定得不科学,不能不说是件很大的憾事,因此有必要对这一问题进行重新的斟酌。

      一、围绕哈尔滨城市纪元曾展开的几次争论

20世纪90年代前,哈尔滨普通百姓无不知道:哈尔滨原是小渔村,19世纪末,由于中东铁路的修建,而逐渐形成了哈尔滨这座城市。1992年《新晚报》、《东方晨报》发起“哈尔滨城史纪元讨论”,于是,一场围绕哈尔滨城市纪元的争论持续20余年。争论在原有的1898年中东铁路开工说之外,又产生了大致4种不同观点: 一是1097年“霭建”(阿勒锦)出史年说。“‘霭建’(阿勒锦)出史年说”的最初提出者为金史研究者王禹浪,他在《北方文物》(1993年第3期)“哈尔滨城史纪元的初步研究”一文中认为:哈尔滨城市发展史应划分为两个不同发展阶段,即古代城市兴起、形成阶段和近现代城市再复兴阶段。王禹浪依据考古资料提出,金代阿勒锦的出现标志着哈尔滨城史纪元的开始。二是1115年女真建国说。在王禹浪之后,金源文化研究者李士良先生将这一观点作了进一步引申,提出:清代哈尔滨属阿勒楚喀城的一部分,归阿勒楚喀副都统衙门管辖。作为这一地区最有显示建城意义的重大标志,当属公元1115年正月元日,完颜阿骨打建国定都的金代上京会宁府(今哈尔滨东南约25公里的阿城白城)。在2009年初举行的哈市政协第十一届委员会常委会第八次会议上,市政协委员吴文夫与15名政协委员联名递交提案,主张哈尔滨的建城史应追溯到大金国在金上京建都的1115年,“哈尔滨建城800年”由此而来。三是1761年清廷在哈尔滨村设置网场说。这一主张的提出者是《绥化日报》的陈士平,他认为将哈尔滨城史纪元定为1097年或1905年都失之过早或过晚,而且有很多矛盾不能解决;但又不能以沙俄出于侵略目的修建中东铁路的时间作为哈尔滨的城史纪元。他主张1761年的根据是因为这一年即乾隆二十六年(公元1761年)清廷批准哈尔滨村设立官网,定这一年为哈尔滨的城史纪元将避免城史纪元定的过早和过晚的问题。四是1905年滨江关道设治说。“滨江关道设治说”的最初提出者是从事方志工作的柳成栋,他在《黑龙江史志》1994年第5期《哈尔滨近代城市纪念日的权威日期是设治之日》一文中主张:哈尔滨设治之日即哈尔滨诞生之时,中东路是沙俄帝国主义侵略东北的产物,哈尔滨近代城市纪念日绝不能定在与帝国主义侵略相关的耻辱之日。他提出以清政府批准设立滨江关道的1905年为哈尔滨城市纪元。

在对否定旧说提出新说学界并不是一边倒的声音,继续坚持“1898年中东铁路开工说”的学者也不乏其人,尽管这种坚持在一些人眼里有“奴化、卖国”之嫌,其代表性学者是地方史研究者纪凤辉和黑龙江大学教授段光达。纪凤辉在《学习与探索》1993年第2期 “哈尔滨地名由来与哈尔滨城史纪元”一文中认为:哈尔滨城史纪元有别于哈尔滨地方社会发展史,也有别于哈尔滨城市沿革史,他认为1898年之前的哈尔滨市区范围内并不具备城市的基本要素,因此主张1898年中东铁路的修筑应为哈尔滨近代城市建设起点。段光达教授在哈尔滨城史纪元方面发表过多篇文章,他在《学术交流》1994年第2期“关于哈尔滨城史纪元的几个问题”一文中认为:城市和乡村作为两种性质完全不同的人类聚落形态,城史纪元作为城市历史的起点应当准确地反映出城市与乡村的“临界点”。因此提出以1898年作为城史纪元是对哈尔滨这座城市作性质的认定,若以1903年或以1905年作为城史纪元则只能是对其城市发展程度的认同。纪凤辉、段光达两位学者在坚持旧有的“1898年中东铁路开工说”观点的基础上,并对其他几种观点的不合理性一一应答,予人以许多启发。

二、对哈尔滨城市纪元的新思考

以上,通过对哈尔滨城史纪元问题几次讨论的梳理,本人在哈尔滨城史纪元方面提出如下几点意见:

(一)城市历史与乡村历史不能混为一谈。城史纪元仅仅是指城市本身的开端和起点,虽然城市可分古代形态与现代形态,但是古代形态不能以乡村形态加以替代。哈尔滨在19世纪末期前属于乡村形态,这是学界的共识。

(二)阿城城史不能代替哈尔滨城史。近年,某些人之所以提出以“完颜阿骨打定都上京会宁府为哈尔滨城史纪元”,其目的不能不说是善意的,就是要把哈尔滨城市纪元往前提,但并未顾忌这种做法是否科学。笔者认为,如果建制上阿城一直归哈尔滨管辖,这种说法成立,但事实是历史上不是哈尔滨管辖阿城,相反却是阿城管辖哈尔滨。所以硬要把一个渔村的历史与金代都城嫁接起来,给人以不可思议的感觉。

(三)“城史纪元”这一概念似改用“城市纪元”更为妥当。因为“城史纪元”强调的是“史”的纪元,容易导向前溯思维,“‘霭建’(阿勒锦)出史年说”、“女真建国说”的提出就源自于此;而“城市纪元”着重强调的是“城”,无需从村落起始,就是指“城”的起点与开端,指向则更为明确。

(四)哈尔滨城史纪元问题认识上,要秉持马克思主义历史唯物主义观点。可以说,哈尔滨城市纪元问题本身并不复杂,一些学者在哈尔滨城市纪元界定上硬要弃此顾彼,其根源是思想认识上的偏颇。他们在已有成说之外之所以再提新说,无非是刻意要回避中东路与哈尔滨城市建立之间这种带有政治色彩的关系。而学界对此回应的声音不足,不能不说是文革时期盛行的“宁左勿右”风气的影响,一个“怕”字在作祟。    

其实,在哈尔滨的历史上已举行过两次建城庆典,都是以1898年为哈尔滨城市纪元,一次是1923年由东省铁路管理局董事会举办的“庆祝哈尔滨诞生25周年”纪念活动,另一次是解放后的1948年,由哈尔滨市民主政府召开的“哈尔滨建设50周年”纪念会。将“1898年6月9日铁路兴建之始为哈尔滨诞生之日”,乃是1923年由东省铁路公司董事会提出的,该董事会已非沙俄控制。所谓“帝俄公开宣称‘1898年6月9日是哈尔滨诞生之日’”这一文化大革命时期产生的满腔民族激愤的口吻是失实的。

2010年上海世博会举办期间,东方电视台曾邀请复旦大学教授、国内历史地理权威学者葛剑雄先生与另一位城市文化学者做客,讨论上海、深圳的城史。最后他们明确地指出,虽然上海道设治于宋代,深圳作为镇也有上千年的历史,但是说到城市纪元,上海就是始于1843年开埠,深圳就是始于1979建立经济特区。这一讨论对于哈尔滨城市纪元的界定应是有力的佐证。

所以,笔者最后认为原有“1898年中东铁路开工说”是客观的,符合历史实际而毫无推翻的必要,而且此前已有晚于哈尔滨建城的大连作为先例。如果说这场旷日持久的争论有意义的话,那就是让事实更为清晰,使哈尔滨人对这段历史有了更多的了解。今天我们重谈哈尔滨城市纪元,就应秉持马克思主义历史唯物主义的观点,实事求是、科学地看待这段历史,还历史以本来面目。

栏目总览

室馆简介

更多>>

名誉馆长:谭方之
党组书记、主任(馆长):王建国
党组成员、副主任(副馆长):缪文辉

联系我们 | 网站概述 | 网站地图 | 使用帮助

版权所有:黑龙江省人民政府参事室(黑龙江省文史研究馆)
ICP备案编号:黑ICP备07005472号
地址:黑龙江省哈尔滨市南岗区红军街77号 邮编:150001